1. 主页 > 电竞 > 我们都是奋斗者,我们都是追梦人——献给奋力奔跑的中国人民

我们都是奋斗者,我们都是追梦人——献给奋力奔跑的中国人民

我们都是追梦人

——献给奋力奔跑的中国人民

新华社记者谢锐佳、潘洁、王长山、谢佼

多年以后,当76岁的赛帕南勐看到村民告别窝棚草屋,住上楼房开起轿车的时候,不禁想起了新中国成立之初,他的父亲、曾经的芒景村布朗族头人苏里亚的三个梦想。

“父亲的三个梦想实现了”

中华各民族都有相同的发展梦、幸福梦,一个小小的梦想,有时也需要社会的整体进步,需要好几代人去奋斗

70多年前,地处云南边陲的芒景村很穷,村民住的是窝棚,整个寨子最值钱的东西是3把大锤子。没有电,天一擦黑,外面就没人了。村民花一角钱都要在口袋里揉几次,摸出来又放回去,不舍得用。

“很多人只有一套衣裳,洗了就只能躲在家里。”在古茶树环抱的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景迈山芒景村,赛帕南勐一边品着古茶,一边摆起“直过民族”布朗族的发展史。“有一次过年,我的裤子后边烂掉了,叫我妈补了才能去跳舞。”在旧社会,即使是布朗山寨头人的儿子也同样窘迫。

新中国成立后,苏里亚挥别了头人的旧身份,决心跟党走。

1951年,苏里亚给毛主席献茶从北京归来,便在寨子里召集大家开会,跟村民说了自己的三个梦想:一、只要跟党走,总有一天公路会通到山顶上;二、只要跟党走,总有一天不用牛犁地;三、只要跟党走,总有一天会过上白天黑夜都光明的日子。

至今,父亲激情澎湃的语调还在赛帕南勐耳边回响。

但是,发展的途中,追梦的征程,从来就不会一路平坦。一个小小的梦想,有时也需要社会的整体进步,需要好几代人去奋斗。

“到2004年,父亲的三个梦想基本实现了。”赛帕南勐说。不过,这一时期饭可以吃饱了,衣裳可以穿得好一点了,但钱还不够花。

如今,从县教育局退休的赛帕南勐也有自己的梦想,他放弃城里生活,回村致力于恢复布朗族传统文化,光大茶产业,助力村民从“饱起来”向“富起来”跃变。

“回望布朗族的历史,也有过所谓的‘辉煌年代’,但那种‘辉煌’其实只是能够安居而已。我觉得真正的辉煌是现在,更大的辉煌在未来!”这位形体瘦削但眼神坚定的老人,还在为自己的梦想、布朗人的梦想奔跑。

中华各民族都有相同的发展梦、幸福梦。

同样是“直过民族”,在云南西双版纳州基诺山基诺族乡,文化站原站长资切刚好在新中国成立那年出生。

基诺族现有2万多人口,是1979年我国最后一个被确认的少数民族。

“刻木记事”的竹板、钻木取火的硬木棒、用树皮制成的“树皮衣”……在乡上的基诺族博物馆里,这些看似久远原始的物件,有的历史不过才几十年。和共和国同龄的资切,对这些一点儿也不陌生,他是基诺族“跨越式”发展的见证人。谈起天翻地覆的变迁,他连声说“想象不到”“就像梦里一样”。

本文由易鑫棋牌发布,不代表易鑫棋牌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dwanchi.comhttp://www.bdwanchi.com/dianjing/2020/0915/2998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QQ:8716 1723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